<address id="fbl33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fbl33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fbl33"></address>

    <form id="fbl33"><th id="fbl33"><meter id="fbl33"></meter></th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fbl33"></address>

      關閉

      正文

      第一章 船到馬賽(一)

      基督山伯爵

      作者:[法]大仲馬 [全文閱讀]
      更新時間:2018/12/28

      1815224日,加爾德大教堂鐘樓頂的⊥崗發出信號,從士麥拿即今土耳其港口伊茲密爾。港返航,途經的里雅斯特意大利海港。和那不勒斯的三桅大船“埃及王”號抵港。同別的船進港一樣,領港立即出港,從伊夫堡的邊上匆匆擦過,徑直駛到墨瓊岬和里榮嶼之間的地方上了“埃及王”號。

      圣讓堡的大平頂臺上擠滿了看熱鬧的人。在馬賽一艘大船進港一直是件大事,尤其像“埃及王”號這樣的船,船主是本城的人,船又是在本地船塢建造,并且配的帆和上的貨,這就更是熱鬧非凡了。

      船漸漸駛近。它已順利通過卡拉薩萊嶼和雅羅嶼之間的火山噴發后留下的海峽,繞過波梅格。船上前桅的上中下三層帆,中桅大帆和后桅帆都揚著,可是船駛得很慢,無精打采,看熱鬧的人本能地預感到了某種不幸,互相探問船上究竟發生了什么事。可是航海行家清楚,要是真的出什么事,那一定同“埃及王”號本身無關,因為從各方面看,船駕駛得穩穩當當。錨已拋下,艏斜桅的支索也已松開。領港正指揮“埃及王”號穿過狹窄的海口駛進馬賽港。領港旁邊的一個年輕人動作靈活,他目光敏銳,一邊注視著船上的每一個動作,一邊重復領港的每一個指令。

      圣讓堡大平頂臺上圍觀的人群心中隱約不安,其中一位更是煩躁,他等不及帆船進港靠岸就跳進一只小艇吩咐向前劃去,在雷塞弗灣對面的水面靠上“埃及王”號。

      船上的那個年輕人看見他來,便從他在領港旁邊的崗上走下來,一手拿著帽子,俯身靠在船舷的護欄上。年輕人1820歲的樣子,一雙黑眼睛十分秀氣,頭發烏黑發亮。渾身上下都透出那種只有自幼就經風雨才具備的鎮定和堅毅。

      “啊,唐泰斯,是您!”小艇上的人喊道,“船上一副喪氣的樣子,怎么啦?

      “太不幸了,摩萊爾先生!”年輕人回答說,“特別是對我,實在太不幸了。在契維塔韋基亞意大利海港。附近我們失去了好船長勒克萊爾。”

      “貨呢?”船主焦急地問。

      “貨完好無損,摩萊爾先生,我想這方面您會滿意的。可是可憐的勒克萊爾船長……”

      “他怎么啦?”船主明顯松了口氣,問道,“這位正直的船長出了什么事?

      “他死了。”

      “掉海死的?

      “不,先生,他是患腦膜炎死的,臨終時痛苦極了。”年輕人回答道,接著轉身對全體水手喊道:“各就各位,準備下錨。”

      全船都準備好了。船上810名水手,大家同時沖向各自崗位,有的奔到后桅下后角索,有的奔到轉桁索,有的奔到桅桁升降索,有的奔到三角帆,有的則奔到絞帆索。

      年輕水手自信地環顧了一下全船動作,看到他下的命令正得到執行,便回過頭接著同船主說話。

      “怎么會有這樣不幸的事?”船主接過剛才年輕人沒有說完的話問道。

      “上帝啊,完全是意想不到的事,先生!在那不勒斯港勒克萊爾船長同港務官談了很長時間,后來開船時船長就很不舒服,一天一夜后他開始發燒,三天后就去世了。我們按照常規為他舉行了喪禮,他可以安息了。我們用吊床把遺體裹上,雙腳和頭部都綁上36斤重的圓球,在吉格里奧島附近下了海葬。我們把他的榮譽十字章和佩劍帶回來留給他太太。船長還算有福,”青年憂郁地微微一笑,接著說,“他同英國人作戰10年,最終還能像常人那樣在自己床上告別人世。”

      “天哪,也只能這樣想了,愛德蒙先生。”船主說,他顯得越來越放心了,“我們都是凡人,老人終究要為年輕人讓路,不然就談不上什么提升了,而且您已向我保證,船上的貨……”

      “完好無損,您放心好了,摩萊爾先生。我這么跟您說吧,這次航行您賺的錢就不是2.5萬法郎的事了。”

      這時船已駛過大圓塔。

      “落大帆!落三角帆!落后桅帆!拴纜繩!”青年水手大聲命令。

      他的命令得到正確執行,幾乎同在戰艦上一模一樣。

      “全船收帆!

      最后一道命令話聲一落,船上的帆都降了下來,船身只是憑原有的沖力還在走,但已幾乎看不出在向前移動了。

      “摩萊爾先生,現在您可以上船了。”唐泰斯說道,他看到船主已是等不及了,“您瞧,您派的會計唐格拉先生正從艙里出來,您想了解的情況他會告訴您的。我得去盯著下錨和給船掛喪。”

      船主沒有推讓,接過唐泰斯拋給他的纜繩,以水手引以為榮的那種敏捷從釘在船翼外側的踏步攀登上船,唐泰斯回到他當大副的崗位,脫身出來讓他介紹說的唐格拉先生同船主談話,唐格拉出了艙,果然直奔船主走去。

      唐格拉二十五六歲,臉色陰沉,一副諂上傲下的樣子。他在船上是會計,這個職務本來就招水手討厭,船上誰都煩他。相反,愛德蒙·唐泰斯卻受到大家的愛戴,一憎一愛正好程度相當。

      “摩萊爾先生,”唐格拉說,“您知道我們的不幸了吧?

      “聽說了,可憐的勒克萊爾船長。這是個誠實勇敢的好人。”

      “更是一位出色的海員,他在藍天和碧海之間成長成材,由他照料像摩萊爾父子公司這樣大商號的利益實在太合適了。”唐格拉說道。

      “可是,”船主說道,一邊盯著正在找下錨地方的唐泰斯,“在我看來,一個水手精通業務,也不必一定干到像您說的那樣大歲數,唐格拉先生。您看,我們這位愛德蒙,我覺得他不用別人指點,自己把活都干下來了。”

      “是的,”唐格拉斜眼向唐泰斯瞄了一眼,露出一絲忿恨的目光說,“是的,他年輕,沒有什么顧忌。船長剛死他就發號施令了,事先也不跟任何人商量一下。本應該直航駛回馬賽的,他卻在厄爾巴島耽擱了我們一天半。”

      “他接手指揮這條船,”船主說道,“這是他當大副的職責,至于在厄爾巴島耽誤了一天半,那是他的不對,除非船什么地方壞了要修。”

      “船就像我本人,像我所希望您那樣,完全是好端端的,摩萊爾先生。這一天半的時間純粹因為任性,只是想上岸而被浪費掉了,事情就是這樣。”

      “唐泰斯,請過來一下。”船主轉身喊那青年。

      “對不起,先生,我馬上就來。”唐泰斯回答說,接著對全體船員命令喊道,“下錨!

      錨即刻放下,鐵鏈發出嘩嘩的聲響滑落下來,雖然領港在船上,唐泰斯還是恪盡職守,一直盯到大錨拋下。然后他又喊:“船旗降半桅,信號旗升半旗,橫桁收攏。”

      “您看見了吧,”唐格拉說,“我說的沒錯,他早已自封當船長了。

      “他現在就是船長。”船主說道。

      “對,摩萊爾先生,不過還得由您和您的合伙人簽字批準才行。”

      “是啊,我們為什么不讓他干呢?”船主回答道,“他還年輕,這我知道,不過我看他老練,干他這一行很有經驗。”

      唐格拉臉上飄過一片陰云。

      “對不起,摩萊爾先生,”唐泰斯走過來說道,“現在船已經停妥,我可以完全聽您吩咐了。我想,剛才是您喊我吧?

      唐格拉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    “我是想問您為什么在厄爾巴島停泊。”

      “究竟什么事我也不清楚,摩萊爾先生。我只是執行勒克萊爾船長的最后一道命令而已,船長臨終時要我送一包東西給貝特朗元帥。”

      “人見到了嗎,愛德蒙?

      “見到誰?

      “元帥。”

      “見到了。”

      摩萊爾朝四周環顧了一眼,然后把唐泰斯拉到一邊,急忙問:“皇上近況如何?

      “依我親眼所見,身體很好。”

      “這么說您還見到皇帝了?

      “我在元帥屋里的時候,他進來了。”

      “您和他說話了嗎?

      “這么回事,先生,是他先跟我說的話。”唐泰斯微笑著說。

      “他跟您說了些什么?

      “問了問關于船的事,什么時候啟航回馬賽,走哪條海路到的,船上裝的什么貨。我想,假如船上沒有裝貨,我又是船東的話,他會把我們船買下來的。我告訴他,我只是大副,這船是摩萊爾父子公司的。‘啊,啊,’他說,‘我知道這家公司,摩萊爾一家當船主是世代相傳。我駐守瓦朗斯的時候,聯隊里有個人姓摩萊爾。’”

      “太對了!”船主高興地嚷了起來。“說的是我叔叔波立卡·摩萊爾,他后來升到上尉。唐泰斯,您得跟我叔叔講,皇帝還念著他。您看吧,這位近衛隊老兵一定會感動得直掉眼淚的。好,好,”他慈愛地拍拍年輕人肩膀接著說,“您做得很對,唐泰斯,應該執行勒克萊爾船長的命令,在厄爾巴島停泊一下。不過要是有人知道您給元帥帶了一包東西,還同皇上講了話,您可能要受牽連。”

      “先生,您說怎么會連累到我呢?”唐泰斯問道,“連帶的什么東西我都不知道,皇帝問我的話他見了誰都會問的。哦,對不起,”唐泰斯緊接著說,“防疫站和海關的人來了,我得去招應一下,行嗎?

      “去吧,去吧,我的好唐泰斯。”

      唐泰斯一走,唐格拉便湊過來說:“看樣子他已經向您說清了為什么在費拉約港厄爾巴島的港口。靠岸的原因了吧。”

      “理由極其充分,親愛的唐格拉先生。”

      “那就好,”唐格拉說,“看到一個同事失職,心里總不會好受的。”

      “唐泰斯是履行自己的職責,沒有什么可挑剔的。”船主說道,“這次停泊是勒克萊爾船長吩咐的。”

      “說起勒克萊爾船長,他不是給您捎來了船長的信嗎?

      “誰給我捎信?

      “唐泰斯。”

      “給我的信,沒有啊!他是帶信了嗎?

      “我相信,除了那包東西以外,勒克萊爾船長還有一封信托付給他。”

      “您說哪一包東西,唐格拉?

      “可不就是唐泰斯在費拉約港留下的那個包?

      “您怎么知道他把一個包留在了費拉約港?

      唐格拉漲紅了臉說:“我經過船長艙門口,門正好半開著,看見他把包和信交給唐泰斯。”

      “這件事他在我面前只字未提,要真有信的話,他會交給我的。”船主說道。

      唐格拉略微思索了一下,接著說:“那么,摩萊爾先生,我求您,這件事不必向唐泰斯提起,也許是我自己弄錯了。”

      這時唐泰斯回來了,唐格拉說完話就走開。

      “怎么樣,我親愛的唐泰斯,您現在有空了吧?”船主問道。

      “有空,先生。”

      “事情辦得利落。”

      “是的,我把貨單交給了海關職員,委托代理人本來就派了人跟領港一起來的,我把其他證件都交給那人了。”

      “這樣您在這兒已經沒事了?

      “沒有了,一切都已辦妥。”唐泰斯向四周看了看說。

      “那好,我們一起吃頓飯,行嗎?

      “請原諒,摩萊爾先生,我得先去看我父親,您的盛情我領了。”

      “做得對,做得對,唐泰斯。我知道您是個好兒子。”

      “嗯……”唐泰斯略略猶豫了一下問,“您知道我父親身體還好吧?

      “我想他身體不錯,我親愛的愛德蒙,不過我也沒有見到他。”

      “是的,他總是悶在自己小房間里不肯出門。”

      “這至少說明,這段日子您雖然不在家,他什么也不缺。”

      唐泰斯微笑了一下說:“我父親自尊心極強,先生,即使他什么都沒有了,我怕他除了上帝決不向任何人開口要東西。”

      “行啊,先去看您父親,我們等您。”

      “還得請您原諒,摩萊爾先生,看完家父我還得去看一個心里同樣一直惦著的人。”

      “啊,對了,唐泰斯,我忘了,卡塔盧尼亞村那兒有人像令尊一樣,正焦急地等著您,那是美麗的梅塞苔絲。”

      唐泰斯微微笑了起來。

      “哈哈!”船主說,“我全明白了,她為什么三次來我這兒打聽‘埃及王’號的消息。喲,愛德蒙,您運氣不小,找到了一個漂亮的小情婦!

      “她不是情婦,先生,”青年水手嚴肅地說,“這是我未婚妻。”

      “有的時候兩者是一碼事。”船主笑著說。

      “我們可不是,先生。”唐泰斯回答道。

      “得了,得了,我親愛的愛德蒙,”船主接著說,“不耽擱您了,我的事您辦得很出色,該給您充分的時間辦您自己的事了。需要錢用嗎?

      “不用,先生。我有出海津貼,差不多是三個月的薪水。”

      “您真是個規規矩矩的好小伙子,愛德蒙。”

      “要知道我還有一個不富裕的老爹,摩萊爾先生。”

      “知道,知道,我曉得您是個好兒子。我也有兒子,要是他出海航行三個月回來見我,有人卻攔著不放,我是不會饒人的。”

      “那么我可以走了吧?”青年一邊鞠躬一邊問。

      “您沒有什么事再要對我說,就走吧。”

      “沒有了。”

      “勒克萊爾船長臨終時,沒有托您給我捎什么信吧?

      “那時他已經動不了筆,先生。不過這倒提醒了我,我得向您請半個月的假。”

      “結婚嗎?

      “先是結婚,然后去一趟巴黎。”

      “行,行,時間您自己掌握吧,唐泰斯。船上卸貨我們得花六個星期,三個月內不大可能出海……不過,三個月后您得回來,因為‘埃及王’號……”船主拍拍青年水手的肩膀說,“這船出航不能沒有船長。”

      “不能沒有船長!”唐泰斯眼里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喊道,“先生,請您注意您說的話,剛才您的話同我埋在內心深處的希望一拍即合。您真的打算提拔我當‘埃及王’號的船長嗎?

      “我要是獨資老板,親愛的唐泰斯,我就會當即伸出手來對您說事情定了。可是,我還有一個合伙人。您知道,意大利有句俗話——同伴才是當家人。但是這件事至少已做了一半,因為兩票中您已得了一票。另外的一票您就看我的吧,我一定盡力辦到。”

      “噢,摩萊爾先生!”青年水手眼里含著淚水,緊緊握住船主雙手喊道,“摩萊爾先生,我以家父和梅塞苔絲的名義向您致謝。”

      “好,好,愛德蒙,好心人自有上天保佑!走吧,去看看令尊,再去看看梅塞苔絲,事辦完了再來找我吧。”

      “要不要我劃船送您上岸?

      “謝謝,不必了。我得留在船上同唐格拉查一下賬。這趟出海您對他滿意嗎?

      “看您怎么問了,先生。假如問作為好同事滿意不滿意,那我說不滿意。我們曾經小小吵過一次,事后我傻乎乎地提議在基督山島停泊十分鐘解決糾紛。這建議我本來就不該提,他也拒絕了,他沒有錯。我覺得從此以后他對我不滿意。假如您問我對他當會計滿意不滿意,我想這方面沒有什么可說的,他的事干得怎么樣,我想您會滿意的。”

      “不過,您想想,唐泰斯,”船主問道,“您是‘埃及王’號船長的話,想不想留唐格拉在船上?

      “摩萊爾先生,”唐泰斯回答道,“當船長也好,做大副也好,凡是贏得船主信任的人,我都非常尊重。”

      “行啊,唐泰斯,我看不論從哪一方面講,您都是一位了不起的好小伙子。我不攔您了,走吧,我看您已經不耐煩了。”

      “我可以告辭了吧?”唐泰斯問。

      “走吧,走吧。”

      “我能用您的小艇嗎?

      “請用吧。”

      “再見,摩萊爾先生,太感謝您了。”

       

      默認

      默認 特大

      宋體黑體 雅黑楷體

      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      手機版

      掃一掃手機上閱讀

      目錄
      • 背景

      • 字體

      • 寬度

      夜間

      讀書網首頁| 讀書網手機版| 網站地圖

      關于文章的版權歸原作者及發行商所有。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權,請用Email:tom#tiptop.cn(#換成@)聯系我們,我們會在7日內刪除
      Copyright©2008-2018 中學生讀書網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閩ICP備17002340號-1

      書頁目錄
      書評 上一章 下一章
      宏发彩票 大红鹰彩票 | 滴滴彩票 | 彩票33 | 703彩票 | 大象彩票 | 大红鹰彩票 | 亿发彩票 | 皇朝彩票 | 东方网彩票 | 极彩网 | 鹿鼎彩票 | 赢家彩票 | 快赢彩票 | 彩788彩票 | 传奇彩票 | 欢乐彩票 | 御都彩票 | 58福彩 | 343彩票 | 豹赢彩票 | 119彩票平台 | 500彩票 | 119彩票平台 | 彩66彩票 | v8彩票 | 移动彩票 | 正彩彩票 | 利盈彩票 | 泰彩彩票 | 99彩票 | 正彩彩票 | 好彩票 | 极彩网 | 豪彩VIP | 好彩投28 | 600W彩票 | 五福彩票 | 亿彩票 | pk333彩票 | 亿彩票 | 欢乐彩宝典 | 500彩票网 | 中大奖彩票 | 辉煌国际彩票 | 新生彩票 | 彩世界彩票 | 永利彩票 | 苹果彩票 | 爱中彩票 | 好运彩彩票 | 通博彩票 | 彩788彩票 | 乐赢彩票 | 财界彩票 | 荣兴彩票 | 乐彩网彩票论坛 | 达令彩票 | 国彩网 | 鼎盛彩票 | 壹号彩票 |